PLANCk

背景这个男人是杰西,他有一个有趣的灵魂。我很喜欢他。

卷老师的小说:bream gives me hiccups

虽然是一个文中小男孩的故事,却真的像是在说他自己,写的他和一个曾经跟他很好的朋友的故事。(maybe就是可以指和加菲或者其他曾经和他走进又走远的朋友们。)

 

所以六月的Summer Camp,大概可以这么理解。

 

她也努力把我介绍给她的群体,“她叫哈伯,她想做一个志愿者是不是很棒?”其他的女生都过来拥抱我,冲着我尖叫,所以我就强装出笑容,真的是强装,我感觉想哭,因为我得到的拥抱越多,我就越感觉孤独,因为她们的拥抱让我感觉很空洞,或者很生硬,或者不够热情,这和你当年在学校拥抱我时不一样,因为当年你给我的拥抱不仅仅是拥抱,而是把我所有的痛苦都驱逐得无影无踪。如同你把我体内的悲伤都驱赶了出来,我真想回到你纽约再次得到你的拥抱……

好吧,不说那个了。

 

我想她应该看到了我在哭,因为她说:“没事儿了,会好的。”

我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称呼她死浪尼克,但是我及时拦住了自己的嘴巴,说了句:“谢谢你,贝卡。”

 

死浪尼克也把我搂得更紧了,那是一种真情流露的拥抱,这种拥抱让我想永远的留在她的怀里,并彻底改变我的生活,变得像她一样。

 

也许这就是生活,在不同地方找到家人,比如今年,死浪尼克就和我成为了家人,也许明年我还会有另一个舍友,而那个人也可能成为我的家人。

 

从某个方面来说,这个想法让我觉得非常孤独,但又同时真的不孤独。

因为这意味着,人人都可以是我的家人,但没有人是永久的家人。

 

图片来源微博

手打字,有错误请见谅。

 

 

 

评论(10)

热度(6)